逆行

小海报画崩了,救不了了。
我花费了那么多心思
救不了
痛苦
太垃圾了
不论是人还是画
超想哭
一个劲地找一听能就落泪的歌
什么垃圾东西
不想画了
怎么那么垃圾

烦躁,说起来很不可思议的一件事——我在这里呆了四个多月,除了室友,没有一个熟一点的人了……
真的是很奇葩了吧……
很容易对别人产生反感情绪导致我一直两耳不闻窗外事,就算别人在我旁边聊得很嗨我也绝不会插一脚,整个人丧到不行
这……

对自己真是又气又无奈。
总想着以后会有所改变但其实自己还是原来自己,狭隘的自己。
越活越回去了,完全丧失动力去尝试着改变。
幼稚可笑得很。

这两天用鸡哥的电脑。上色太难了

好难过啊……

今天讲了工作的事情。突然惆怅,就要离开了。
很是纠结是否参加学校内部测试
赶作业,还是无法掌握这种画法。
这么晚明天怎么早起

昨天老师帮我改了作业,我是随便画画就交上去的(其实也是因为画不下去),他说这张作业我是蛮失望的。
反正也不是第一次说了。
我的能力是真的不行,后续无力。昨晚改以前的作业,颜色还是怎么看都不对,画到三点了还差很多都没画。

所以这张作业最后可能还是会让老师失望,唉
睡到十点多,天气一冷就起不来床。

截一小局部,鸡哥看了我的图,发出了惊叹,我猜她大概是惊叹我真的死磕出来了这么个复杂的线稿)画这个作业时的状态算是最好的一次了,有足够的时间收集资料,画的又是我比较熟悉的东西,所以最近画画都很认真,以前中午必睡的现在倒是可以撑住。每天半夜用室友的电脑赶进度,在黑夜里独自一个人画画的感受真的太舒服了,不用受到别人的打扰真是太难得了。今晚在教室,同桌破天荒地没有跟别人聊嗨,安静得很,我真开心。 她真的太吵了,感觉是用喉咙喊话的方式两天,要是离我远点那还好,可她偏偏坐我旁边,每次他们一聊天,我的耳机开最大声都有点听不清耳机里的说了什么,震耳欲聋,想想都觉得痛苦。
我果然不喜欢太张扬太吵闹的人了。

痘痘好了点,自从买了药膏之后就没那么红了,总算好受了些。

昨晚回寝室本来很累头有点晕,室友借我的pad,给我用她的电脑,我本来想着今晚不画了早点睡难得周六,但最后还是慢悠悠地画了起来,结果又通宵了,画到三点多打算放过自己,于是上床看起了小说一直到天亮……七点多,我终于从那种不要命的状态里脱离出来,听到寝室里有人起床的声音,我迷迷糊糊睡了过去。一直到九点多,有人开始说话,这下我就睡不着了,赖在床上试图入睡,一直到十一点半,再躺着也无法睡了,才起来。中午又去吃鸡肉卷,把可乐换成芒果汁,不好喝一点都不爽。一点多到教室。

所以是什么支撑我到现在的,一个一天睡了不到三四个钟的人,现在还觉得精神得很。
还是要睡足七个钟才行。
自从上次作业结束前,我就开始这种状态了。
有点困了。

好困啊,不想动脑子眼皮也很沉,但是我今天必须把设计清完后面才可以清线。昨晚睡了四个多钟,白天也没补觉,现在果然撑不住了。

画小场景,画到现在只画了条小裙子。可真慢。

写下这段话的时候,手机突然响了一声,很小声,但是却心里一惊,就在这一瞬间我想到以前日日夜夜等着她的回应时时刻刻都在想她在做什么的日子。这一声提示音让我突然感受到,那时候那种,即期盼又忐忑的复杂心理。

只是LOFTER推送的提示音。

2019年
我只希望我能够摆脱自我,摆脱越来越让自己讨厌的自己。

今天下午两点多,我在寝室窗前,企图看出点雪来,看了半天后,竟然真的看到了很小很小的雪飘过,不细看根本发现不了。两点多出门,走在路上,雪还是特别特别小,跟没有一样。等到了教室,过了好一会,雪就大了,我出门,在雪里转了好久,可真冷,隔壁楼里的人也出来了,看起来很开心。雪下了好久,到现在还没停,车顶上草地上都积了雪。下课后,在别人的车上撸起了雪,薄薄的雪松松软软的,触感特别舒服。和同桌扔雪球玩。也不撑伞了,就这样看着雪落在帽子上头发上,一路上手里抛着雪球玩,很冻但是爱不释手。

昨天玩了一天,指望着今天好好画,结果今天还是什么都没有画出来,一个简单的场景透视要把我逼疯了。怎么都画不出来,明天可怎么交作业,这次作业更严重地不想画。

右肩膀一阵一阵地刺痛,拿了暖宝宝贴在衣服上,丝毫感受不到温暖,还是很难受,根本提不起劲画画。昨晚也没睡好,今天睡到中午还是很困。
这日子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