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行

生日那天一个人偷偷跑去看了场电影,然后去图书馆,很幸运地占到了位置。脑子里很乱,胡乱画画写字。傍晚六点多从图书馆出来被天空惊艳了一下,金色的夕阳和乌云形成强烈的对比,好看。路过书城被音乐声吸引,走进一看有个头发灰白的老人和年轻人,一个拉二胡一个打鼓,一个录直播的年轻人。真好听呀二胡拉得太好了。连续听了几首曲子,扫了下二维码一步三回头地走了。
说起来本来是想一个人出来走走,没想到竟然会遇到同事,天大的巧合,线路都一样,一进候车厅看到他我就赶紧转身走,接连几次都能碰到,世界真是太小。为什么会这么躲着别人,大概是无话可说最为致命,与这位同事相处我是一句话也不想多说的,再者自己实在不想要别人问我要去什么地方,毕竟说去图书馆显得自己很傻的样子,又不是什么学识渊博爱读书坚持读书的人,不过是想找个没人认识我的地方好好呆着而已。

一整天没给她发消息,赌气,想想自己不是什么能理解她的人能做她心中的唯一,我就很气恼很无奈。一直到晚上,她给我发了消息。好吧暂且原谅她原谅自己一下。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