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行

坐在吵闹的餐厅里,冷不丁地想起她来,想起那日的欣喜与不安,小心翼翼的触碰和伪装。
然后想想,我终究是做不了什么的,说不出什么好好活着这世间还是很美好的话,却也不能说出你想做什么就去做吧,遵从自己的内心,我是理解的。
也不愿再看她勉强着笑脸和我讨论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我却说不上什么话
忘了很多却唯独记得她说不愿再想起过往。
我这么做是不是很不好
愚蠢至极

评论